中國學術界向國外電子期刊繳納數十億“論文版面費”?

 “開放存取(OA)模式下的‘論文版面費’是一筆赤裸裸的暴利,我實在想不出它需要什么成本。”福建師范大學數學與計算機學學院講師林賢祖曾在《學術界每年向國外“進貢”數十億論文版面費,驚心觸目》文章中如此描述。該文將中國大批作者向國外電子期刊繳納的“天價”版面費推向公眾視野。

  學術期刊是承載學術的“舟楫”,學術論文發表情況作為考量科學技術的評價方式,在國內與評職稱、申報經費等現實利益密切相關。科研人員在專業期刊雜志上發表論文是國際學術界的通行做法,大部分人員也認可論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學術的真實水平;從管理者的角度看,論文數量也是相對簡單易行的考核方式——所有這些因素,都使論文演變為科研考核的重要指標。

  但據林賢祖介紹,許多國外學術出版商瞄準了國內的巨大市場,發展開放存取(Open Access,OA)的模式,大肆征收版面費。

  據此引發的一系列問題也浮出水面:由讀者付費閱讀轉向作者付費刊發論文,是正常模式還是取巧捷徑?征收論文版面費讓學術期刊淪為斂財機器了嗎?有別于傳統付費訂閱出版模式的“開放存取”促進了學術交流還是成為國外出版界的撈金工具?

  “開放存取”模式方興未艾

  罔顧論文質量在中國大肆斂財?

  OA期刊英文全稱是OpenAccess Journal,中文譯為“開放存取期刊”,不同于《科學》等讀者付費訂閱的傳統學術刊物,這是一種在互聯網上在線出版的學術刊物,由論文作者付費,經審核后刊發,讀者可免費獲取。過去十多年,這種模式顯現出較好的發展勢頭,規模持續擴大。

  據瑞典隆德大學的DOAJ(開放存取期刊目錄)檢索顯示,目前全球122個國家總共擁有9917個開放存取期刊,而且該數據庫對非英語國家OA期刊的統計還不完全。從1999年英國OA刊物BioMed Central作為先驅者開始,對于開放存取期刊的增長可以用“雨后春筍”來形容。

  以PLoS One為例,PLoS是美國科學公共圖書館的簡稱,PLoS One是其旗下的開放性國際期刊之一。自 2006 年發展自今,PLoS One每年逾萬篇的發表論文數量,成為科技雜志的航母。

  在許多專業領域學者看來,OA期刊的快速發展有其必然的內在邏輯。華盛頓大學科學家、美國藥學類雜志審稿人周竹接受人民網采訪時說,現在越來越多的科研工作者會選擇發表作品在OA期刊上。這是因為OA期刊免費閱讀,大量的讀者群會給科研工作者帶來引用率提高的好處。引用率是國內評職稱或者畢業生找高校工作的一個重要參考標準,包括在美國的博士生如果想申請“快速通道”(如杰出人才等)的綠卡,也是需要非常高的引用率。

  引用率主要是指科學論文對文獻的引用次數,目前依然是國際上公認的最客觀衡量論文影響力的指標。在當下中國,衡量學者個人成就和科研單位實力的最主要因素,就是在SCI(《科學引文索引》)收錄的期刊上所發論文的多少。目前,已有1000多家OA期刊被SCI數據庫收錄檢索。

  對作者而言,開放存取平臺讓學術成果得以即時在線發表,并迅速獲得讀者反饋;對讀者來說,開放存取平臺上的一切資料自由獲取,不再有數據庫商的付費墻……但是規模持續擴大的背景下,爭論也持續升溫,尤其是部分期刊以學術之名斂財引起關注。

  林賢祖在文中寫道:“目前絕大部分開放存取出版商都采取作者付費(版面費)的模式,這恰恰迎合了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發表論文的巨大需求,從而產生一個巨大的利潤(論文版面費)空間,幾乎所有大型的開放存取出版商一開始就罔顧學術水準而追逐暴利!甚至連Nature出版集團、Science 集團、Elsevier集團等老牌學術出版商也加入這場撈金運動!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PLOS出版集團旗下的各大收費期刊版面費用標準。

內容版權聲明:除非注明,否則皆為本站轉載文章。文章及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,我們立刻刪除。

轉載注明出處:http://www.hkaci.cc/a/458.html